Enoh-Poly-X

普通的(曾)女子高中生。创作欲混乱的日记狂魔。
【再创与多聚体】的魔女。热爱山楂的伪妄想症患者。
其实本体是橘子。

如此虚伪的我,能不能被世界所原谅呢…

但至少这一刻我是真心的作为

***

而存在的

绝对真实,不可磨灭

现在我就是我


ぽくら

听到令人触动的音乐就想写东西,这是我的毛病。

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尽管下午两点就要进考场。

就要拿起笔做还没弄懂的积分。


然而就算这样也并不能写出什么意义鲜明的句子。无非是用各种意象连词成句,随随便便地涂抹颜色渲染成想要的气氛。

比如说到夏天就是青石板,薄纱般翅膀的蜻蜓,湛蓝得几近透明的天空,流着暑汗在蝉鸣和柳荫里追逐的儿童。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的白羽。

比如说到群山就是云雾缭绕的顶峰,沿着羊肠小道缓缓上升的牧铃,轰然惊起的庞大鸟群和它们遮天盖地震耳欲聋的振翅声。蒙蒙灭灭的树影。

都是易于理解的事物。就这样信手拈来,洒落一地,让它们自己彼此融汇成奇幻的模样。

所以才说我是「再创与多聚体」的魔女。

我在做的不过是把各处的素材与脑内幻象糅合在一起,做出貌似自己的习作罢了。


倒是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过,这到底是特殊的体质呢,还是仅仅说明我仍然徘徊在殿堂之外?

不过每个人的文字,多少都是有不同的。

想找人来解答这个问题还是有点难了啊(笑)


我把笔记本电脑从柜子里拿了出来

在那一刻产生了两个世界线:

我的笔记本电脑没有掉在地上;它掉了下去


哟。

这里是【再创与多聚体】的魔女。

叫我埃诺就可以了。

風なびく黄金の羽 軽やかに躍る樣
伴着微风 黄金之羽 翩翩起舞
揺れる穂に包まれて 蘇るあの光景
这是在摇曳的果穗中苏醒所见的光景
緋色の絨毯は 赤く頬染めてゆく
绯色的绒毯 把脸颊染红
君の横顔に触れて recall me that sight
目及你的侧颜 忆起往日情形

風なびく黄金の羽 軽やかに駈けてゆく
伴着微风 黄金之羽 轻快地飞去
揺れる穂に包まれて 蘇るあの予感
这是在摇曳的果穗中所苏醒的预感


she's waiting to see the light  ephemeral world
she's dreaming to see the light  ephemeral world

I see you in my heart  beautiful feeling
I see you in my world  beautiful feeling

夏草の揺れる丘 軽やかに駈けてゆく
向着夏草摇曳的山丘 轻快地飞去
雨の後の余韻に あなたを想い留める
在雨后的余韵中 把对你的念想留在心上
空想と現実の 間で揺れる記憶
空想与现实之间摇曳的记忆
僅かな光を辿り I'm looking for you
些微的光在游走着 是我在寻觅着你


she's waiting to see the light  ephemeral world
she's dreaming to see the light  ephemeral world

I see you in my heart  beautiful feeling
I see you in my world  beautiful feeling

風なびく黄金の羽 軽やかに駈けてゆく
伴着微风 黄金之羽 轻快地飞去
揺れる穂に包まれて 蘇るあの予感
这是在摇曳的果穗中所苏醒的预感
緋色の絨毯は 赤く頬染めてゆく
绯色的绒毯 把脸颊染红
君の横顔に触れて recall me that sight
目及你的侧颜 忆起往日情形


歌词而已。

Ephemeral.

雪白的羽毛和光团一起从天花板上降落下来,轻轻柔柔地铺在了地板上。从出口漏下的光束周围旋转飞舞着细碎的尘土,如同溅起水花的瀑布。我看见外面不断延神的白色的世界,光芒普照而单纯的地方。和这阴冷的黑暗之地相比,那耀眼的光景,让心脏微微加快了搏动。

我展开白色的羽翼,看着蜷在角落中的她。一起到那边去吧。我用目光无声地传递着这样的讯息。但将脸埋在胳膊和膝盖里的那孩子,察觉不到我沉默的注视。我知道这两个世界对她来说几乎没有区别,但是……我更希望看到光芒下的她的样子。她振作起来的样子。

她的灵魂已经许久漠然没有温度,却灼痛着我的心。这样下去大概是不行的,然而改变的契机掌握在她的手中。即使我声嘶力竭地呐喊……也不过是徒增悲哀。

等到羽毛渐渐铺满地板,将她的身体覆盖的时候,也许她会在一无所有的梦中想起久违的温暖吧。那时候她会注意到光芒正在注入这封闭的卵之世界中吗。她会想要走进那片白色之中吗。

我想陪着她在繁花盛开的庭院里荡秋千。我想默默跟在她的身后,在夕照染红的街道上低头追随她的影子。我想展开我的翅膀躲在树顶看她和同伴谈笑,然后悄悄为她抖落一层摇曳的阳光。

我想带她去那个明亮的世界。

请快一些传达到吧,带着希望的羽毛和微光啊。指引迷茫的心灵回到那祝福与诅咒并存的世界中去。因为这是她应当领会的东西。

醒来吧。

让我结束这一场大梦。

请给我面对世界的勇气。

关键词练习:自行车,火车,百香果糕

I walked ten thousand miles, ten thousandmiles to see you.——???

 

站立于明澈的玻璃之镜面前,我换上衣柜中央悬挂着的,用最优质的布料层层叠叠缝制的礼裙。泛着珍珠光泽的绸缎轻柔地缠上我的肌肤,缀着闪烁细砂晶体的褶皱边缘折射出迷人的光芒,把我环绕在若即若离的光雾里。香料清澈甜美的气息浮动在周围,深深地呼吸之间令人感到幸福的眩晕。小心翼翼地提起裙摆,转身,扬起一串散落的星屑;玻璃之镜中倒映出的我的身姿,也许是世界上最为甜美的画面——你,会爱上我吗?

亲爱的,今天,我为你换上我最美的衣服。

我将踏上寻找你的道路。无论你有多远,我都会找到你。

 

 

魔法向来是因为爱才存在。我爱着你,这便是我的魔法。

用纸做的马车,窗栏上扎着蝴蝶结的飘带。即便是如此虚无之物,因为灰姑娘的愿望便成了载她奔向幸福生活的工具。那我,怀着如此强烈要见到你的愿望,会不会让火车快一点到达你所在的城市,让我去往你的身边?

轴承推动着车轮在轨道上强烈而有节奏的碰撞,让我想起你自行车链条吱吱呀呀的声音。火车徐徐开进平原,悠远的蓝天和滚动的稻浪勾勒出明丽的田园风光,阳光普照,仿佛我们相遇那天的场景。我认得你看向我时眼中轰然涌出的惊喜,亦在瞬间了然那表情中所包含的意义。羞涩的我红了脸颊,痴痴地只是盯着穿过树影和店门玻璃落在你身边大朵大朵的阳光,看你的影子一举手一投足,渐渐靠近,与我的重叠在一起。

那一刻,店里萦绕着的香气,草莓,菠萝,柠檬,蜂蜜……哪一种,都比不上我心中流淌着的另一种甜美。比索马甜还要持久,比焦糖还要浓郁,比橄榄更加醉人,比芝士更加软腻。那一刻我遇到了我的神明,他赐予我的魔力我使用至今。

你说,我想要一点特殊的东西。但不是今天。用邮寄的方式,在你指定的日子里,你想要看到……

所以今天我出发去见你。

你手写的地址就在我的眼前,清晰的字迹一笔一划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我看到窗外的风景就会想起它们,每一林葳蕤的绿树,每一圃染露的花朵,每一流欢唱的清溪,都是无数的字,一曲一折,诉说着你的所在。让我心跳不止的目的地。

我走过千万里,走过千万里去见你。

 

 

然而旅途并不总是美好的。奔波总是与疲累和困扰等值。

渐渐挤满旅客的车厢中难以忍受的噪音、午夜停靠站台时不可抑制地尖叫着的汽笛和旅行箱肆无忌惮的碰撞、高温,高温之后的燥热,混浊的凝滞的空气,让我几近融化喘不过气。我害怕最精致的服装被汗水黏湿,害怕喧嚣拥挤的人群让我的水晶鞋掉落变回尘土中的可怜姑娘。我缩在这封闭的长方体的空间里,抱着我的裙摆,紧紧闭上眼想象你的样子。你跳下自行车的样子。你在柜台前犹豫不定然后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的样子。你享受一款甜品时那安祥平静的样子。想到这些,我又重拾了面对这灰色世界的信心。酸甜的感触从心口沿着我的血液扩散开来。

我想,我见到你的时候,不会告诉你这些部分。我会给你讲火车站上卖棉花糖的老汉是如何撕下两缕糖絮贴在脸上,吸引来了许多小孩;我会讲火车路过水田时一只白鹭刚好捕到自己的午餐,她伸长了脖颈一甩喙间的鱼,抖出亮晶晶的水光;我会告诉你日落是一场主角彼此多么依依不舍的缠绵歌舞剧,告诉你天黑的速度比眨眼还快,告诉你我旅途中一切美好的部分,我藏住酸涩,把最后的甜留给你。

火车带我走过千万里的距离。我很快就会见到你。

 

 

 

在大街小巷兜兜转转,我终于到达了你的门前。门铃没有应答。你也许还没有回家。

在忐忑不安的时针滴答中,我小声读起一直装在我身旁的信。

“……人生总要阅过无数滋味,才能领略真正的甜蜜。百香果千层糕,送给喜欢甜品的你,愿这惊喜的一刻让你的生日非同凡响。”

我再次强烈地怀念起你看到我的那一天。你说,我想要一点不寻常的味道。要能存放久一点的,请在这一天邮寄给我,我喜欢收到包裹,上面有渡过万水千山的气息。

你是个多浪漫的人,所以那小店女孩才如此喜欢你。敏锐的她,看到你说话的时候不断地瞥向我的方向,于是狡黠地笑了起来,应下了你的要求。那个夜晚,她静静地抚摸着我,轻轻地剥开我的表皮。他喜欢百香果啊。她有点害羞地笑着,脸颊染上的颜色,和我袒露的内在一样鲜明。

加入琼脂,撒上砂糖,搅拌,逐渐成形。浓缩了各种果香的糕点,一层层叠起,最后滚入闪闪发亮的糖晶。在模具中我成为一颗心,被赋予那孩子深切的期望和浓浓的爱意。我透过玻璃的倒影看到她灵巧的手指为我盖上剔透的玻璃纸的帷帐,翻转素纸折出宫殿一样繁复的包装盒,轻轻打上的蝴蝶结有着两条长长的飘带——现在只需要魔法就好。只需要一句咒语。

去吧,她说,帮我把这甜蜜带到他身旁。

所以今天我来见你。

我走过千万里,走过千万里只为见到你。

我是一颗小小的百香果。因为见到人间最美丽的感情,因为被赋予了最真诚的使命,我不惜穿越一切艰难险阻,来到你的身边。

请拉开那在微风中浮动的纤细飘带吧。

请打开那折叠着的魔法马车的门吧。

请把我捧在你的手心里吧。

请撕开我璀璨亮丽的裙裾吧。

请尽情感受我多样而甜美的香气吧。

请你,享用我。

让我一生的积蓄,全部变成你美好的回忆。

 

Fin.


胡言乱语

注意避雷?






话说……[正经]评判某个作品是不是神作的标准有很多,而评判作品中的人物塑造是否完善,也有千千万万种角度。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想要知道一个作品里的人物形象是不是已经被打磨得炉火纯青呼之欲出,最简单的方法应该是看看这作品里有多少对CP[奸笑]如果除了主角组或官配之外几乎没有值得一提的CP,那么你可以对着它放心喷了(啥);如果在存在官配的情况下还衍生出各种CP,说明作者还不错,成功的让大家get到了每个角色的萌点;如果这部作品的衍生CP数量爆炸而且大有bl多于bg的趋势……作者,你真是干的太漂亮了,你笔下的角色可以满足全世界的胃口[捂脸]

2017.8.10

8.10
最近比较忙。
学完了《后赤壁赋》,很精妙的,体会到了许多东坡想表达的情感。我好像确乎对景物的感受较之人事更充分一点。那种因自然而“凛然”的感受,似乎我也不止一次领略过。只是不一定面对如此的雄伟之景罢了。
今天是10天计划的第三天。数学和生物都没有达标,这是我自己所知道的。困倦。眼睛酸的不得了。
忘了一件事,语文课课离下课还有1分钟。徐问“前后赤壁赋有什么区别”,点名让沈阳在下课铃响前说完。沈阳吭哧了半天,正准备说话,刚说了个“嗯——”,下课铃响了。徐上次就讲“我就看你怎么答题”,借此暗讽他说话重复啰嗦,这真是……妙啊!其实我怀疑他每次答题都会这样:刚入佳境,想到绝妙之词时,横线上已写满了。
啊……今晚任务繁重啊!作业大危机啊!有这么多要收的。年级那边企图把作业不交的情况摆到台面上解决,这一看就是新级长的主意。然而,太不现实了吧!虽说也不是做不到,但总觉得这办法很傻。
重做华大卷子,感觉不一般的爽!!数列和统计也罢了,其它的简直爆炸。物理老师进来答疑,然而我多么希望进来的是数学老师,教我做大题(笑)。我要回去找答案!!!
哦,可爱的老江。啊,可……可圈可点的徐夫子。
我现在的神经异常亢奋!等下该睡不着了。今天的晚修利用率特别高,要不是华大……最讨厌啦!
今天老板娘用手机被抓了,遣送回家。

快要累死的本期出场人物:
沈阳:男,劳动委员。思维很活跃但表述拖拉的聪明孩子。分文理班后的第一个同桌就是他,当时相处还算愉快,不过之后就没怎么说过话了,主要还是我外冷内热的性格的关系。但有时候感觉他神奇的语言表达方式在给他拉低印象分。
老板娘:男,总是在睡觉。叫老板娘完全是因为名字发音很像。善良的好孩子。学校里有点点少见的《读者》党。高三以来学校不让带手机了,一旦抓到就要停课一天,so……


2017.8.9

8.9
“废泥委弃的地面上,只生野草,不生乔木,是我的罪过。”
在那激流的下游是什么呢?陨落的星,在它终结之前爆发出耀眼的光辉和巨大的轰鸣。昨夜的满月以明透一切的目光凝视我的狂乱。我心中的潮汐与之共鸣。
带我到没有痛苦的地方去,芙罗拉。
今天的天空慢慢被烟云铺满。不出意料的雨。来吧,英勇的骑兵们。在我还察觉不到一切痛苦与爱之前,征服我的心。
早安。
信陵君不愧是战国的典范。
“其实我只是个普通人”,要这样来认识自己。身为若云的我,是没有什么额外的才华的。因为得到了大家给予我的灵感就自诩为天才的话,心里是不应安定的。
今天作业好像还不——多的样子,但我先用十——分钟的时间,写——一下日记。别问我这个停顿怎么这——么的多呢,这就是这个数(su)——学老师的说话方↗式。最后一节课嘞,是这个数——学课,所以到现在还在中他的毒。其实现在越来越喜欢数——学课了,刚刚出去背方程式也是用他的腔↗调,念了好——多的数学方程式。而且还夹杂一点王老先生(以前的历史老师)滴四(si~)川话,四(si~)川昨天地震了,7.0级。
今天跑操花了很久,大家都好久不跑了,不知如何控制间距。换了个方向,我们班跑在B5班前面。其实这才是正常的好吧?以前“走马灯”惯了,都忘了正确的姿势。结果女生成了最后一排。根本听不到体委喊口号好吧?倒不如说听到了又从右耳出去了。往往是前面开始喊了才反应过来。总是听到骆大侠在后面喊口令,手短差点跟着他们班喊了。后来拍了照。徐伟大是不是拍照发家长群狂魔?啊!话说我终于明白小颖为什么不愿跑内道了!她说要“逃跑”,我还以为是干什么呢,原来是我们的“传统项目”!啊,这么早就开始偷懒了也是……
(后面有一堆流水账我就不打了!才打到8月9,今天都9月9了!!差了一个月啊)
(2018年的补充:我当时是一边在学校里写日记,一边周末在家打电子档的。那时候电脑有点问题,打字的时候反应特别慢。有时候就很心累。)

本期出场人物:
骆大侠:女,我们宿舍的男生。B5班体委。声音很中性而且笑起来非常响亮如同杠铃一般,性格也是不一般的豪爽。喜欢运动。后期总是被宿舍里B6班的两个女生调戏(并不是)吃货属性,或者说是饭量好。其实这点我也,但是每次宿舍吃东西最后的打扫工作还是由她负责比较放心,嗯。
小颖:女,和我坐过两次同桌的女生。平日非常喜欢对着自己的男神犯花痴。不知道为什么有“泡泡龙二号”“泡泡龙之妹”“女版泡泡龙”的称号……好吧可能是我太正经了所以完全没看出来她的内在属性!!= =跑操时的“逃跑”专家,就是跑到远离主席台的位置时就溜出队伍到一边休息,等队伍下一圈跑回来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从未失手。(说实话这种东西失手的概率也是很低的……很多人都在搞这一招,大家心知肚明)


2017.8.8

8.8
庆祝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
听说昨天有月偏食,可惜在23:48。8月24(貌似)22:00有流星雨,不知是周几。
早饭在宿舍吃的,一时兴起没吃面包,现在有一点饿。很多人去大卖买东西,什么薯片、烤鸡……味道浓烈的可怕。添加剂那么多。
吃了自带饼干和酸奶。好吃。
昨天做了生物的考点一、二,今天不知生物课做什么,好无聊。错题本也找不到了。我能不能选择做小本?坐第一排也有不好的地方,啥也干不了。尴尬。
很多人在后面踢毽子。生:老师一起踢吧!师:我不踢,我叫袁校来。生:袁校会踢毽子吗?师:他不会踢毽子,他会踢你。
决定还是去看看史记。信陵君救赵之事,读至文末,大快人心。然终废于毁,又大有悲剧色彩。然而我认为这结局算是配得上信陵君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全在这之间。侯生之死,盖视走投无路;公子之溺于饮者,其自知前途无望啊!古来多少人事,皆败于毁。“人言可畏”,人言究竟有多可畏,由此见之矣!我为天下众贤一大哭!然卒于饮,又令人无限痛心。“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孟德把话说透了。痛饮的不仅是酒,还是自己的生命。我想信陵君未尝不预料到了这一点,但没有办法。我是多么理解他的无奈之举!
唉,数学老师,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他太considerate了,但总在你放松下来的时候,比方说,突然“啪”的拍一下书,幽幽地叹一句“作业都讲不完——”……就有一种“全是你们的错”的感觉……其实数学课应该是相当理想了!特别安全,绝不会点你起来回答问题。只要能保质保量地听完就有收获而且自信点翻倍。坏就坏在我自己,若是有一天“不交作业成千古恨”,那可就满盘皆输了。
小吴兔子每次都要找人传话和我说“不和你吃饭”,真是的,好歹自己来找我啊。不,准确来讲是不能把我叫出来见一面吗。不过因为见面少了才更珍惜机会而不说废话吧?这种生活,都没法谈书,真匮乏!这周带了《沉思录》和《寸草》过来,每天看一点,过完它们。不然真的郁闷死了。
刚才扑过去开了所有的窗。风大,热不死人。最后一节课很多人吃东西,味道太大,真是disgusting!离大卖进了就滋出这种坏毛病。空调太好也是毛病多,都不通风。所以说人啊,必须要受苦,be doomed to have a hard life,否则就放纵淫靡,什么都不知道了。真是一群没出息的家伙。生活太好了。
当然我也没什么出息。
唉,走了,吃饭去。虽然想写写数学,但没啥心情。感觉这不是什么好选择,我可能会后悔的。
唉呀,是有点热。
但是还是要通风!!!
突然一下子就不知道要干什么了。天气好的让人悲伤。仿佛所有的声音退却到很远,只留下我一人伏在栏杆上记录着云和静默的画面。邵逸夫说,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时,剩下三小时是用来沉思的。今天中午读过了《沉思录》,默然地站在这里观望风景,眼底被树叶遮蔽的环廊波涛起伏,只觉得十分宁静。哼起了歌。
有人来打网球了。
我还是先回去写点什么作业吧。
背Book1 Unit2时忽然“conquer”这个词映入眼帘。啊……原来我早就见过的吗,难怪那天读“Someday I’ll conquer the land and have you slayed”时就脱口而出了,自己都没意识到。感觉整个人都被点燃了。
刚刚看高三的笔记,意外发现内容和我们的极像……唉,每年不过是在重复而已呢?